XXX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XXXHUANBAOSHEBEIYOUXIANGONGSI
全国咨询热线 00-000-00000000

学习击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作者:ag游戏官网-ag体育在线-ag贵宾会    发布时间:2020-06-14 02:26:54    来源:ag游戏官网-ag体育在线-ag贵宾会    浏览:18

  裁判器显示着:4-4,这意味着谁先拿下最后一分,谁就将取得这局比赛的胜利。而这局比赛也将决定我们学校与对方校队本场比赛的结果,此前两个队之间的大比分也是4-4,这一分至关重要。

  “开始!”随着裁判一声令下,我在剑道上迈出了一小步,紧接着又是很快的一步,同时持剑手也下意识地将手中的佩剑压低,伸出。我观察到对手中计了,他看到了我的进攻举动,决定提前对我完成进攻。于是我果断地收住脚步,在对方打出弓步的那一瞬间,拉开距离。我看着剑从我面罩前方不远的地方快速划过,紧接着,我下意识地左脚用力,并且将右手伸直,看着自己的剑尖朝对方劈了过去。“哔!”裁判器响了,单灯,属于我的单灯。“进攻第一次没有,距离防守还击,击中,得分。”

  我不由自主地将头上的面罩摘下,任其自由地掉落在地上,双臂展开,这场胶着的比赛,给我的内心带来了不少的压力,这是我大学四年来,第一次帮助我们学校打到了半决赛,也是我当上校队队长以来最好的成绩,同时也是我们学校击剑队历史最好成绩。胜利带来的一切情绪,化成了我在剑道上的一声怒吼。

  不同于那些从小就练习击剑的剑客们,也不同于那些在大学的varsity teams里拿着体育奖学金并且力争能够在国家队有一席之地的运动员们,我的击剑道路或许显得比较弯曲、不是那么辉煌,但也有自己的味道。

  我是从初二开始练习击剑,先学的是花剑,大概一周才去练习一次。直到我上高中,因为学校只有佩剑队,于是我就从花剑转成了佩剑,但练习频率还是一周一次,有时候顶多两次,所以在进入大学之前,我的击剑的水平也就是在业余圈里面能够稍微打打。

  随着练习击剑越来越久,我越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学习、练习。同时,在练击剑的这条路上,我也发现两个东西很重要:一个是基础身体素质,另一个是判断力。对我来说,最直观的变化就是,当我从业余爱好的状态转变为竞技击剑状态以后,就不知不觉开始狠狠“逼”自己了。

  在大学前,我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在香港的大大小小的比赛里面也拿过一些名次,不过这一切在我加入了普渡大学击剑俱乐部之后就荡然无存了。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水平真的是比我想象中差了很多。大一那一年,在队内虽然我能够排上第二、第三这样的名次,但每次出去和俄亥俄州立大学、圣母大学这样的Division Ⅰ击剑强校比赛,我就总是觉得自己还是差得很远。于是,大一结束的那个暑假,我回国后就到处联系教练,高频率去上击剑课以及增加自己的体能训练。

  在高频率训练的情况下,烦躁是个常客,特别是身心俱疲的时候。心里想常常想着:练来练去就这些,少练点也没啥吧。还好,我也只是心里这么想想,身体还是很诚实,老老实实地都练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二第一学期的时候,我先是在团体赛中帮助校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同时还在印第安纳大学公开击剑赛获得了亚军。跟我们这个区的几个高手较量时,也从大一的“一败涂地”变成了互有胜负。

  因为尝到了高强度训练的回报,于是大二寒假我没有选择回国,而是去了纽约进行训练,纽约有着美国最好的击剑俱乐部。虽然在寒假我只有十天时间能安排训练,但我早就已经计划好了,在十天时间里每天早早出发,在三个不同的击剑俱乐部之间奔波,每天不练上个四五个小时自己都不会停下来。

  强度最大的训练是在Fencers club,那边的俄罗斯老教练一开始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在上完四十分钟的个别课后,让我进行了一个小时为击剑运动员专门设计的体能训练。而接下来的几天里,强度几乎都一样大。于是,在圣诞节期间,美食丰富的纽约成了我的粮仓,虽然尝遍了各种美食,但训练完后我还是瘦了不少....

  寒假的高强度训练结束了,虽然自己清楚一口气不能吃成胖子,训练完了还是得自觉按照在纽约教练那边学的东西来做,但有时候我还是会飘飘然以为自己已经达到很高的击剑水平了,直到一次在俄亥俄州立大学举办的比赛里,我再次意识到自己与顶级选手的差距。

  俄亥俄州立大学是个体育强校,包括击剑项目,他们的男子佩剑队拥有很多美国青年奥运会的选手。除此之外,他们还会设立奖学金邀请其它国家的击剑运动员为他们效力,他们也经常举办比赛,促进选手间的交流。

  回到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比赛,当个人排位赛比完后,胜率80%的我顺利进入了淘汰赛。可当我看到淘汰赛赛程时我心里一紧,如果我赢了第一轮淘汰赛,第二轮将直接遭遇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一个德国队选手,而之前我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在网上看他在世锦赛的比赛视频。第一轮淘汰赛我顺利晋级了,紧接着就是第二轮。结果就是——我被完虐,最后他拿了15分,而我连他分数的一半都没拿到。在往常的比赛中,我会将我学过的所有招数都拿出来。但这次比赛的时候我才发现,当我面对一个剑龄十几年的选手,并且对方在身体素质、速度以及反应能力都比你强的情况下,我的这些招数都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对方攻击的时候,我试图拉开对方的进攻再寻找还击机会,但他的进攻速度太快,范围很大,就算往后跳开了,但上半身还是在他的进攻范围之内,无济于事。我也试图用剑防守还击,并且格挡到了对方的剑,但因为防守动作还是相对较慢,他的剑已经劈中我了。于是,第二轮淘汰赛成了我的终点,在近60人的比赛中,最终我排名20左右。而淘汰我的这位德国选手一路晋级,最终被埃及选手Ziad Elsissy(FIE排名34)击败,获得亚军。

  赛后,让我很惊喜的是,之前纽约仅仅碰到过几次的埃及选手Ziad居然还记得我,主动跟我打招呼并且还看了我比赛,赛后他指出了我的进步之处,同时也指出了我有待加强的地方。

  话说回来,虽然我自己知道,我已经没什么可能性在国际赛事上取得成绩,毕竟其他人都是从小就在高强度训练。但是在击剑练习和参赛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自己的榜样。更重要的是,我明白我对击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也是这份喜欢让我决定一直练下去。并不是说我不在乎外在的结果了,而是说我有了不断与自己较量的动力。对我而言,着魔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练击剑的体验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2018年10月的这个赛季,因为自己的刻苦训练以及上个赛季积累的经验,我的个人等级从之前的non-rated直接进入了D,我也成功被选为校男子佩剑队队长。

  虽然自己的普渡大学航空工程专业压力不小,但我还是一直有在训练。期间我们还去了俄亥俄州立大学举办的团体赛,除了东道主也就是Div Ⅰ varsity的俄亥俄州立大学以外,我们横扫了其它校队,团体里面的个人小局中我自己也打到了接近90%的胜率,起了个好头,也给队友们增添不少信心。

  虽然击剑有团体赛,但团体赛仍然是个人选手之间的交锋。不过,这并不影响队长在一个队伍里面的作用。成为队长之前,我天真地以为队长的工作就是在赛前给队员们喊喊口号,为队友加油,以及偶尔可以炫耀一下,但后来我发现队长的职责很多很多。最大的一个职责就是熟练地了解包括自己在内所有队员的技术特点、水平、经验和心态。美国大学的团体赛是两支四人队伍之间的对抗,其中各队中的四号为替补队员。而三名主力则与对方的三名主力轮流交锋,总共九局交锋,赢得了其中五局或以上的一方获胜。这样的规则看似容易,实际很考验临场安排和排兵布阵。

  在刚当队长时,我曾经犯下过将两名技术较弱的队友放在前面几局而自己压轴的错误,在当天全队整体状态不佳的情况下,这样的安排导致对方直接提前赢得五局把我们淘汰了。我也犯下过安排的队员全是进攻型剑手从而导致被对方抓到弱点的错误,让我们险些被弱队淘汰......这些各式各样的错误和失败让我汲取了很多宝贵的队长经验,这些经验终于让我在大四这一年尝到了甜头。

  大四一整年,我们队的安排都非常的高效,队伍中有三位经验丰富的老手:我的距离感强,进攻时可以换着方法得分,属于进攻型选手;队友Ryan的整体击剑意识很强,发挥稳定,用剑格挡、转移和击打的技术高超,属于防守型选手;队友Grant的打法常常让人出乎意料,抢攻和截击,技术特点很全面;以及两位技术稍微欠缺却仍然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多胜利的替补选手。一整年的比赛内,我基本可以保证我们队在遇到强队的时候有足够的技术储备来保证胜利,即便遇到比我们高一大截的varsity team也不至于一败涂地,遇到水平相当的队伍我们可以稳赢并且给两位替补选手足够的训练机会。

  我在当队长的这一年中,整个队伍和自己的高光就是文章开头这一段经历:普渡男子佩剑第一次进入半决赛,成功拿下第四名。由于一整年整个队伍的努力,我们在中西部锦标赛的团体种子排名很高,即便是在前两局遇到了一些挑战,我们仍然稳定发挥,淘汰了西北大学队和威斯康辛大学队。半决赛的时候遇到club team常年第一名的密歇根大学队,在跟他们的交锋中,我赢下了两场,但很遗憾地以1分之差输给了对方的队长,Ryan和一个替补选手分别赢下了一场,Grant因为那个周末有事无法前来比赛。最终我们没能进入决赛和Division Ⅰ的俄亥俄州立大学一决高下。不过我何尝不能将这个遗憾作为自己继续努力的动力呢?这也是包括击剑在内的所有竞技体育的一大意义所在——不断去追求更好的自己。

  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像疫情一样让我如此的享受击剑。击剑,由于它的特殊性,让一个在家呆着的人几乎完全无法进行。击剑需要一个长长的剑道,以及更重要的:一个对手。的确,在疫情的影响下,我每天在家也就只能做一些柔韧性和体能的训练,跟击剑本身比起来,简直就是太乏味了。还好在电脑上有很多自己的击剑录像、网上有很多国际比赛的视频,这段时间,我相信很多剑客跟我一样,一大乐趣就是看着视频分析视频里面的人的击剑战术、技巧和动作。另外一个乐趣则是一些人发起的挑战,比如我自己在我的vlog里面对着镜子“变”出了自己的面罩和剑,以及在美国网上一些人发起的用剑来接住扔起来的卷筒纸。(由于卷筒纸因为恐慌购买导致很多商场都脱销,于是有人发起了这个挑战)

  击剑让我结识了很多朋友,甚至给我的生命带来重大改变的人,包括一些水平比我高很多的世界顶级选手,比如Daryl Homer, Tim Morehouse以及Fencers Club创始人Peter Westbrook等。从小学到初中,自己的体育一直就是一般般的水平,跑步不是最快,力气不是最大,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为一个体育项目这么卖力,但到现在一看,在之前一直比我强的那些“体育健将”们绝大多数都不再出现在他们之前曾经熟悉的赛场上了,而我,虽起步较晚,但依然活跃在剑道上,估计这就是击剑对于我的意义吧。

  更多时候,击剑让我体验到了在自己本来不被看好的方面,通过自己努力所带来的成就感,让我感受到逆境中翻盘的快意,也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胜败乃兵家常事。

  还有一点,在我心中击剑永远是最酷炫的运动,没有之一。

  和同学练,已经有一个月左右。同学是前乌克兰青少年冠军,成年后也拿了不少欧洲和世界杯奖项。训练中基本是俄语和英语交流,再加上第一次接触,到现在为止满打满算也只有一个月多的训练,术语可能不对。但是说说自己的感受。

  身体素质的加强不言而喻。尤其是把平时健身房和自我训练的力量和能力转化为运动表现能力,这是一个运动员的基本素质。同时让我自己在健身计划的设计中更注重实用性,灵活性,以及一些从来不会考虑到由于单边运动而需要进行补偿的弱侧训练。(提出假设,实践,论证,结论。这是一个运动员自我训练中最有乐趣的地方。同时也说明体育和其他学科一样都具有学术属性,并非头脑简单的身体行为)

  精神上,需要在高强度的对抗下保持思考,或者说是在困难下保持头脑冷静。尽管术语上说这和有氧无氧有关联,但更多的培养了专注度。一个瞬间走神可能就是失分,没有过度和休息的机会。比如时刻观察对手脚步,争取抓住他上步一瞬间进行弓步或冲刺。或者在试探阶段根据对方行动有意调整脚步,距离,试图创造对自己有利与主动环境。

  击剑对于神经系统的反映能力的训练和提升也有很大帮助。我们常说的反映在体育中是一种应变机制。例:我虚晃,对手四分防守,当我看到对方做出动作,既对手的剑到达指定防守位置时,触发了神经系统,对他的行为做出回应,绕过防守,进攻,得分。

  这是个例子,需要数以万计的训练形成肌肉记忆才能准确做出技术动作,也需要大量经验来帮助我们快速判断对方反应。但是这个过程中对于神经反应系统的要求却是不要求训练基础的,也就是无论你做不做的出来技术动作,但要有意识的去放映和应对。久而久之,自然提升。

  这个还可以涉及到一个节奏问题。每个假动作不是想当然,需要假动作,看对方反映,再虚晃。这中间的反应时间和所有体育项目一样是有一个节奏的。节奏感是对抗类项目的技术动作重要因素。

  抛开专业说,我认为击剑对于个人和心理上的提升最为显著。首先由于技术动作要求,我平时也会挺胸直背。第二,击剑会给人一些贵气。击剑要求礼仪,有了礼仪才有仪式感,才会让人重视,也会显得认真。久而久之,自然形成了气质。由于我刚开始练,也参加了业余比赛,经常被打到大比分落后。这个时候会让自己冷静,思考,或者在完全没有可能战胜的情况下不气馁。听起来似乎很俗,但这个日积月累的过程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生活。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个人项目。能最大化的形成人格,放大特质。我觉得一个健康的个性突出在现在这个社会下是一种积极的个人行为。

  本人女,坐标国内某沿海一线城市。小学二年级练到现在高一。个人感觉还蛮幸运,没有赶上现在的高峰(现在小朋友练击剑的很多很多)。

  怎么说,我认为练击剑不是一件可以急功近利的事情。我小学二年级花剑入门,小学四年级转重剑,小学五年级才开始打比赛可以打入单败赛。实际上,能打出名次是要到初一。单看时间线就能知道,我其实经历了很多年的“默默无闻”,才能达到现在这种佛系心态(输赢无所谓,反正个人一定能进前八,团体一定是前三)。

  其次,练击剑不是一种升学的工具。我自认为从小升初到中考一路过关斩将都是以名校为底的,我没有动用过一次击剑所带给我的荣耀来求学。可能有人会说你的击剑奖项不是特别好,学校才不要看你的简历。是的,我不否认,但是学习还是要靠自己的。

  最后,击剑可能会让人身材变形也可能会让人身材变好,请谨慎选择。

  初三的時候看了一部叫《劍道少女》的動畫,被故事中少女的青春熱血友情所煽動(誤)然後蹦跶到母上面前說“我想學劍道!”

  哭鬧打滾強調“這不是劍道我說的是日本的劍道!!”

  母上大人使出絕招:“報都報了,來都來了,我去逛街,兩小時后來接你~”

  ——然後我就莫名其妙踏上了擊劍這條不歸路。

  說實話剛開始學的第一年,我簡直次次偷懶,回回想賴家,因為第一年所有的訓練內容就是乏味枯燥的基本功——姿勢,動作,步伐,弓步,步伐,弓步,步伐,步伐,步伐……!!有時看前輩對打也看不出門道,看不出誰上風誰吃虧,誰贏誰輸……悶,無聊,不開心。

  ……現在想想唯一讓我忍下來的原因大概是【教練是個老逗比】以及【第一個小時的熱身和體能有時會玩追逐打鬧和躲避球】。

  哦,還有就是坐在下面看人打了半年之後教練開始引導我們這些小屁孩判斷進攻反攻,能大概看懂比賽之後也就變得有趣了起來。

  ——但真正喜歡上這項運動,還是在練了一年基礎之後終於能親自上陣的時候。

  說不上苦盡甘來,但實戰果然比什麼都有趣。劈中單燈和偶爾防守還擊成功的爽感真的要試過才能體會。

  我們插電對打的規矩一般是先打滿五劍者勝,勝者留在道上,換人上來挑戰。隊里有個看上去文文弱弱白白的眼鏡男,速度不快,但是動腦子,性子穩,一群猴急的孩子經常一群人上去連著好幾輪都打不下來。後來到第五輪的時候我跑上去趁他體力不支去佔便宜(誤),5-0把他換下來的聽到眾人“哇哦——”的感歎內心愚蠢的虛榮心簡直蹭蹭就上去了。——不過自己也清楚,一方面是幾輪比賽觀察下來猜到了他弱點(也剛好蒙對了),另一方面是車輪戰第五輪我占了體力的便宜。當時第一次對教練平時不停灌輸“打劍是靠腦子去打!靠腦子!!”的教導有所感悟。

  這期間對我的性格的塑造也起到了一定影響,我這人一個缺點就是內心想要狂放不羈但對外為人又臉太皮薄還弱氣,場地有限通常一條道上通常會有近十個人擠著,除非連勝留在場上,不然每人能獲得的實戰機會其實很少,所以大家搶得分外眼紅。教練不讓我們玩排隊輪流那套,告訴我們“誰搶到線就誰打”,最開始我每次都“文質彬彬”地禮讓,然後半個小時都沒能上去打一場。被遠處的教練看在眼裡,走過來把我拉到一邊:

  ——雖然我現在還是沒能完全改掉不必要的皮薄,但之後遇到自己真的想要的機會,也學會不虧待自己地去努力爭取了。

  雖然之後進了大學混入校隊因為隊里打佩劍的太少這幾年時不時轉玩花劍重劍,還是覺得佩劍打得最開心,可能是因為我本身性格比較狂暴(?)吧,刺擊的用戶體驗感覺比不上劈斬嘛(滾)

  (對我才不會說是因為我水平渣手殘老是刺不中呢哼╭(╯^╰)╮

  經常有朋友知道我學過擊劍后問我“為什麼會去學擊劍?”這個問題………………然後我每次都會把我呆萌的母上大人的事跡拿出來講一次。

  但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感謝她的,即便是陰差陽錯,也讓我體驗到了一項這麼棒的運動。雖然一直打得很渣,但我很喜歡打劍時候感覺,很喜歡。

  ——而且以後出門可以臭不要臉地說自己職階是Saber真是爽!爽!噠!!

  初二的时候开始练剑的,当时说练了击剑拿到xxx名次就能体育中考免考直接满分,刚好我对击剑还挺感兴趣的就练了。教练让我在花剑和佩剑中选一个,我选了佩剑。因为觉得像佐罗一般帅气。教练说我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一上场就变得特别有爆发力,特别有攻击性... 之后就非常非常努力地练剑,大夏天也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在没有空调的场馆里打实战。(冬天穿着全套装备就觉得可暖和了)还记得有次去比赛,比赛的地方也没有空调,大夏天的,特别热,主办方就搬了几大桶冰用来降温。也正是那次比赛拿到了名次,就顺理成章地免考了体育,中考的时候一分不差上了我想去的学校。要是没有击剑,我可能就差那么一丢丢就上不了那所学校了。再后来到高三的时候也是因为击剑拿到了学校的自招名额,学校的名额分配不单只考虑成绩还按照拿过的奖项分层次有对应的加分。

  因为练剑,认识了很多朋友 也很快乐。我喜欢那种和队友们一起观察对手的打法为打比赛做准备的感觉。

  练剑有很多体能训练 然后我的身体也就变好啦 反应速度变快了 击剑是要一个人单打独斗的 所以抗压能力也变好了

  一句话简评本项目:重拾人心深处的野兽之魂,炼之,使归于秩序。(中二拿走不送)

  北京联大 大学期间偶然入的坑 主佩剑 如今毕业也没扔 打过北京高校赛 也在俱乐部联赛酱过油,从随学长学姐出战 到最后率队挤进帝都高校三甲,自己努力不多 但是收获不少 成长不少 感受不少。

  有欺压萌新的爽快 有被大佬摩擦的绝望挣扎和弃疗 也有势均力敌的火花 …有15:0的霸道 也有就差一剑的恨 ,

  从入学到毕业 从入坑到退役 说不上成长 能真真正正感受到自己的改变 而从这每一秒的训练中 从每个交锋的火花中 从自己内心学到的 能够照亮前路的那东西

  …写给圈外的你 你可以选择剑 但是剑不一定选择你(玄)不是每个人都能从击剑中能够体会到乐趣 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成长 如果只是想日常装b 请左转健身房 击剑不是一个可以套用某东方英语的商业模式 不是凭情怀和鸡汤就可以轻松上手的运动

  _PS:有想法的不妨了解充分 毅然入坑 欢迎

  张德芬说过,外面的世界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 击剑让人正视自己,无论是身体素质,心理素质,还是脑力。

  首先,你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你可能在速度力量方面不够,也可能不够沉着冷静,也可能对规则技巧不能灵活运用。但是,重要的是戴上面罩拿起剑的那一刻,你就是个剑客,就必须勇敢地全力以赴地战斗,先战胜自己,再战胜别人。

  其次,对手不同,策略也不同。有时候,你得主动出击,有时候需要按兵不动,有时候又需要以退为进。但大多数时候,如果你不去主动出击,你就会挨打。所以,你注意力必须非常集中,你必须特别冷静,才能特别快。

  最后,毫不夸张的说,包括击剑在内,体育运动可以塑造和完善人格。平时训练中的每一次弓步练习,每一次进攻,每一次防守,都需要反复地去练习,可能是枯燥的,让人疲惫的,但每一次听教练讲完规则和技巧,而你正好用到实战中的的时候会特别有成就感,这种快乐是非常纯粹的。学习击剑让人主动出击,让人勇往直前,又让人沉着冷静。学佩剑让我从失恋中走出来,发现了一个更好的世界,也遇见了一个更强大的自己。

  老妈也异常地支持我 ू•ૅω•́)ᵎᵎᵎ

  我练的是花剑,入门水平哈哈!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可是一个字,爽!(ps 我真不是M。。。)

  对抗的时候肾上腺素飙升,根据对手不同要用不同的策略,是个要用脑子的运动!经常跟人高马大的汉子打,只好靠快速移动来防守/进攻。你高,可是你没我快吖咩哈哈~~~

  喜欢各种各样的绕剑动作(parade circulaire),不知道中文咋说。练习步伐什么的也很有趣!当然我最喜欢的练习是扔网球练弓步手抓球(扔网球在地上,反弹起来的时候做弓步直手臂抓它),脑补自己是武林高手听声辨位夹苍蝇!

  拉伸的弓步很美丽,力感线条感十足,防守的各种esquive(躲闪?)很考验柔韧度,我喜欢!!!

  每次对打我都脑补自己是武林高手在对决什么的。。。

  本人小学四年级开始练。练到大学。学习的花剑。。童年愉快的回忆也是在队里训练的时光。高二那年老教练退休了。我也不再进行高强度的训练。转而带带小队员。老队友也一个个地走了。现在最好的朋友也是从那时候的队友~已经十年多的基情了~~

  说到体验么~对于花剑的感觉。精准而优雅!当你控制的剑尖点上别人的有效部位。一套流利的进攻。一个干净的防守还击。身心愉悦到情不自禁的喊出来。。高强度对抗时。大脑兴奋但又控制着这种情绪。要冷静。要观察!写到这,我的肾上腺素都要飙出来了。

  现在读的大学没有击剑社团。这是我最遗憾的一件事。每星期也会去队友的击剑社踢个馆什么的~美其名曰切磋交流

  有时候做个裁判~看看那些孩子。想到自己的过去,最美好的回忆都会涌现~

  虽然现在不太练。还是会去参加比赛哦~打打年龄19+的组别。

  年龄最大的一个五十五的叔叔。。。真心很敬佩。不过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是一名小学女生,每次考试,我都能考全班前几名,在学习成绩上,我从来没有让父母操心。但是我体质不太好,经常生病吃药。去年年初,爸爸说要带我去学击剑,我是个不爱运动的女生,当时我连击剑是什么都不知道,就不同意。爸爸和妈妈就开始跟我讲击剑的好处,还给我看击剑的视频,后来说要我去试试,实在不喜欢就算了。

  于是在爸妈的陪同下,我来到了深圳格至击剑馆。

  在击剑馆,工作人员带我们来到体验区,帮我们找来了一个教练。原以为击剑都是男生学的。可是这个教练竟然是个女的,而且还是个美女哦。这里有个放了很多剑的架子。教练分别拿了几把剑给我,并告诉我击剑的三个剑种,以及不同剑的用法。我拿着剑比划了几下,原以为剑会很重,其实一点也不重。

  教练带我来到一条剑道上,开始教一些前进后退、以及击剑的简单动作。然后就要我带上面具穿上击剑服试一试。我当时还特别激动,之前只在电视机前看过,现在我终于也要尝试一下了。才练了几下,我的腿就有些累了,出了很多汗,真是小看了这个击剑啊。教练说,击剑每周来一-两次的运动量已经足够大了。爸妈很满意。教练说我头老是往后仰,我怕教练撮到我头,实际上根本不用担心,有面具保护呢。教练说,练久了你就不会害怕了,会变得自信起来。虽然我不怎么喜欢运动,但是我很好强,我和教练拿剑实战的时候竟然会想着办法去赢。教练说我很适合学击剑。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击剑之旅。

  学击剑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我觉得这是我这一年最大的一个改变。

  我的击剑课程是一节体能课,一节技术课,一节实战课,如此循环。从小就不喜欢上体育课

  的我最怕体能课,每次上体能课我就想不去,可后来发现,其实上体能课很好玩,教练给像我们这么大的学员采用不同的上课方式。体能课不是枯燥的练习,而且互动的游戏,是教练带着我们玩,和同学们一起每次都可以玩得酣畅淋漓。

  快期末考试的时候,作业特别多,我不愿意去学击剑了,但是妈妈坚持要我去,只是次数从一周两次变成了一周一次。那两个月有些反感,不过过了那个时候,现在的击剑对于我,好像就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我每周都会去。和同学实战的时候,我赢的次数很多,我很开心。但是由于胆小,还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比赛,也不愿意去。教练经常和我讲比赛的好处,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非常感谢爸妈的坚持,这一年学击剑,我体质真的变得好多了,而且个子还长了10CM,也变得很自信。我并不是要去当专业运动员,但是击剑带给我很多乐趣,2017年我还会坚持下去的。2017年的小目标就是开始尝试去参加比赛。

  性别男,大学开始学习击剑,非专业。开始击剑是因为同学有一个二级击剑运动员,说去击剑可以免早操,就投身于击剑运动中了。刚开始的训练还是挺无趣的。和大部分其他运动一样都是基本功的联系。实战姿势,步伐练习,出手姿势校正,直刺,弓步,防守等…

  记得第一次实战训练,一样新成员,每个人的姿势都不标准,打到后来像拿剑去抽别人一样,现在想来也是很好笑的。有次和老队员实战训练,被虐了个惨,15:0,用很简单的防反,击剑线等把我打花了。于是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右手剑。

  哈哈哈,因为我是左撇子,换到左手剑后开始进步的就比以前更快了。慢慢的算是有了一点自己的风格。刚开始进攻很猛,充分利用自己弓步深的优点,但是有时候也会被防反很稳定的同学打的没脾气。在训练和实战中慢慢成长。也认识了很好的学长,说我们学校击剑队的希望在我哈哈哈。那时候暗爽,遇见了那时心仪的女生虽然没有追到。

  后来因为课业比较重,我去的不那么频繁了,我们击剑队也改成了击剑社团,我大三的时候击剑社团吸引的新生很多但是留下来的很少。我自己水平和身体素质也都下降了。那年本来是靠实力在市内和全国比赛拿到好成绩最好的一年,但因种种原因失败了。

  大四之后社团迎来了新的血液,组织的也比较好,我也更多的参与了训练之类的,还找到了女朋友…谁说运动社团没妹子瞎说!也在上海比赛拿到了团体第三,也是圆了那么多比赛的一个小梦想。

  现在在外国读研,苦于比较忙,击剑俱乐部虽然找到了但是没什么时间去,感觉体重要飙升。但是一直挂念着击剑运动。

  击剑被称为运动中的芭蕾,竞争或优雅或狂放或稳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和喜好。但是观察和节奏的控制是尤为重要的,作为古代西方决斗的演变,同样的需要胆大心细,出手果断而又留有防守余地。对我而言在练习学习过程中最重要的是那些有共同爱好的朋友。很潇洒的来个以上。嗯。

  我想大部分看到这个回答的人都是一时兴起,突然想学击剑吧。

  哈哈,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反正我是。都是20多岁的老骨头了,身高也不高,骨骼自认为不惊奇,正好遇见学校旁有个击剑馆,好玩去试了一节课,觉得挺好玩,然后就入坑了。

  贵,肯定是很贵的,这可是花了我一年的吃饭费。立志一定要值回来。

  开始真的是很枯燥,练步伐,练弓步,这实在是一个让人想放弃的过程。特别是打实战的时候被其他人各种虐,有时还会被一些初中生、女生虐,哈哈,别提有多失望了,有时甚至连着几个星期都不想去。

  对于我们业余的新手来说,套路并不是很多,可能你也就知道防4,防6等一些基本的套路,但是一旦熟练起一两个来,你就可以虐比你新的新手了啊。不得不说,体力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最开始的时候一轮对打个5剑我都累的不行,手甚至最后都握不住剑,更别说主动进攻了。

  加强体力是个很重要的过程,一般击剑都会有体能课的,手部力量也十分重要。现在练了快7个月了,打几场基本不会费力(跟教练打除外),虽然有时我还是搞不懂一些套路,但有时候光靠条件反射就已经够了啊。

  现在虐新手基本已经没有问题了,两个人对战也不再是最开始的无脑的搏击了,有时候也会使一些小计谋,体力好的时候也会唯快不破。总之,对战真是各种爽啊!

  现在教练教我要欲情故纵,掌握对战的主动权,主动让对方露出破绽,这个过程看起来比入门时间要长的多啊。